原创园

全网精品原创文章,集合资讯、小说、段子、句子、抖音剧本等为一体的综合文章网站。

再见了,心愿和努力都会结成岛屿

时间:2020-08-24 09:46:04 来源: 栏目:文章

那天二十二岁的堂弟与家人们的争吵而落泪,他妈妈也就是我小姨说:老大不小的了还哭鼻子,别给她丢人。  堂弟什么也没说哭的更厉害了。  小姨见状又说:我最喜欢你哥哥的脾性,遇

那天二十二岁的堂弟与家人们的争吵而落泪,他妈妈也就是我小姨说:老大不小的了还哭鼻子,别给她丢人。

  堂弟什么也没说哭的更厉害了。

  小姨见状又说:我最喜欢你哥哥的脾性,遇到什么事从来不会掉一滴眼泪。

  我什么也没说,埋下头抓起碗使劲扒完满满一碗干饭。

  我们打小认识的长大和成熟便是大人们口口相传的“懂事”二字。

  我见过太多列子了,比如鲐背之年的奶奶对待五十多岁的儿子,五十多岁的母亲对待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另一个母亲……

  把年龄的数字列举出来,他们已经不能称作孩子,甚至会有爷爷,母亲,父亲等标志年龄的称谓。

  可在自己的母亲眼里,他们仍然是孩子,面对生活的诸多无奈,也便在母亲面前可以哭的最像孩子。

  我曾经读过一篇文章,讲述的是一个儿子对母亲称谓的变化。

 文学

  起初孩子每天都会叫的“妈妈”到后来变成了一个字的称谓“妈”。

  在这么一个节点上,忽然孩子改了口叫了一声妈。

  任何一个母亲都会如文中的母亲一样的反应“悲喜交加”。

 

        二、化茧不是为了自缚

  夜里回想自己一路走来的路、遇到的人、做出的抉择不就也与这有着莫大的相似度吗?

  他收到过几份邮件,很奇怪,内容就只写了一句话:“你,很忙吗?”

  我们甚至会怀疑自己这样不起眼的人,会有谁会在意自己呢?或是谁搞这样的恶作剧。

  他的邮箱从来都很干净,除了一些琐碎的招聘信息,剩余的就只是各公众号的退稿邮件。

  这些往来的邮件是他过去一年里对理解“生活”留下的证据。

  他惊住了,没想到自己一年的时间里能把一贫如洗的邮箱添置上这么多东西。

  可这是些与前程并无多大干系的东西,只能是一个人追逐生活的开始和点滴。说不忙都是假的,但不知何时开始忙变成了自嘲自己的碌碌无为、懦弱迷茫。这样的评论与我们认识的并不吻合,我们只记得有落落大方和真诚善良。

  不知从那冒出来的自卑感,把自己评价的一无是处。在生活的一次次洗涤后,也渐渐发现多少人是无人问津的人。

  但这些自嘲也倒是贴切,人海的浮浮沉沉之中无心去做却做得最完美的一件事,恐怕就是用一二十年的时间从单纯到成熟。

  如果是我也会有诸多疑问,从平凡到甘于平凡,是跨越了南北极一百八十度的逆转,是要经历多少承受多少?

  不论是嘴角的字眼里,还是内心世界都能微微触碰到的是一路走来的丝丝感触,也便如同悲伤的南北极地般寒冷。

  但我们被要求整洁无暇的生活是不容许玷污,哪怕是落入心灵的一尘便会伤心流泪。

  当看到“忙”这个字眼后才开始审视自己,从忙联系到目的、努力、快乐、活着等词语,弄清楚它们是否已经存在的潜在关系。它不能只是一种抒发感情的词语或思想表象而已,而是急需解决的疑惑。

  但还有一个疑惑,像是自卑感作祟还是成长或成熟带来的诸多对未知的畏惧,对于琐碎的情感是口是心非还是看淡了一切?

  我无从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,也便如同他们一样被生活中的诸多一步步侵蚀,也产生多重情感和自我质疑。如果真要答个所以,只能说有咸有淡,没有所以然。从开始认识自己,做自己。对于曾经或多或少存在过的点点情感,没有必要要全部记住,也不刻意理会是非也便不会觉得忧虑和困惑。

  木心在《从前慢》里这样写道:“从前车马邮件都很慢,一生只能够爱一个人。如今车马邮件的慢时代已经践行渐远,现在大多数人都躺在微信朋友圈里沉睡着,寥寥草草备注名充当着认识,却不曾发个问候,甘心情愿做个死活人。

  不时的发出一个“在?”,这个字眼已经成为多年不联系的“陌生人”拉进感情的杀手锏。

  在饱受多次肾上腺激素的跌宕起伏后,做出的防守也变得单一粗暴。在我收到这样的信息,第一反应是直接删除,或礼貌性的的答复。在进一步交谈后抵触不到用意的就已经行走在被警告的边缘了。

  如果用没有感情的杀手来形容这种做法不太贴切,那就换成励志电影里面敢爱敢恨的主角进行比拟。

  但有多少人活成了这样的主角呢?而这种大多数发出或收到“在?”这个句子的人或许都是一只蚕。渴望从外界不断的获得真知,一天天的成长。化茧自缚只是为了破茧成蝶,而过程的百般磨难是无法想象的,在一个嘈杂的世界里,我们没有眼睛。

  当我记起自己有一双眼睛时,就会想象别人也一定有一双动人的眼睛,我开始浮躁,信念变得漂浮不定,生活在半空中。

  其实我并不是没有一双眼睛,他们只是被黑暗暂时蒙蔽了。

  这是我的发霉杰作,在处理关系时会把好奇心和熟悉的人联系在一起。一定程度上是能承载不少成长故事,但可能也只是道听途说,或找来个理由搪塞过往,最后再搞一出恶作剧。

  当然,有人也会好奇隔着屏幕的人,在那能寻找一定的重视和关心,我能联想到许多东西,从一团冗杂在情感线团中刨出那么一根,一丝友情甚至是爱情。

  频繁的为熟悉的人上一道枷锁,不用考虑它重要与不重要,迷恋与自我,迷失于自我。我们却忘记时间这把能打开一切枷锁的钥匙。时光匆匆,枷锁腐朽,认为你重要的人已经渐远,而我还在万千花花世界中迷糊,时间只会留给自己空悲切

  或许有那么段时间会怀念与他们相处时隐隐约约感受到睡眠香甜,饭菜可口,就像一颗种子突然闯进耕织的一亩三分地,并要求在此生根发芽的美好。

  他们都是独特的树木的果实,是我们内心还在是荒芜之地时最鲜活的生命,给这里带来诸多惊喜的,使我们莫名感到开心的可爱个体。

 

            三、内心的岛屿

  我不愿做闲人,面对是是非非的生活吩吵,一次次未知遇见时,并不知道它是会开花还是会变成诗句。

  在听了林宥嘉的浪费时会有那么一种味道?当浪费被称为一种优点时,我想更多的是喜欢谁都要坦然面对,一直爱一个人。

  写到这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发烧了,不由自主

的想摸摸脑门。如果真是病入膏肓就给自己写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的剧情,迫使开始去思考关于感情存在的意义。

  至少明白一段情感可以是对另一个人的救赎。

  一个“忙”一个“在?”就能把气氛搞得诡异,朝九晚九的人们内心是极度焦虑的,被体制瓜分了所有精力,那能不忙吗?

  我也是焦虑的,总觉得跟不上时代的快节奏,强迫自己奔跑起来,连对待感情也想弯道超车。简单的交换了微信,一次次过热后归于晾在朋友圈的平静。来的匆匆,去的也的匆匆,弱爆的心里承受能力,一句话就戳进了的心窝子里绞杀得痛苦不堪。

  我们在追求些什么?摒弃傲慢与偏见,幼稚和游戏,在得到生活的一颗糖后,再次得到一颗时却希望是一颗毒药。服用后过往的记忆都会慢慢的死去,变成腐朽的枯枝败叶。

  我彻头彻尾的错了,如果可以用一段时间来总结应该是两年九个月零七天。怀揣心目中的城市,开始了另一段旅行,开始了一段段美好的邂逅。到头来得到怀疑自己,不应该是正视自己,遇见未知吗?

  如今不想再让关心自己的人失望,说到改变都要一一变现。经历过热闹,现在我反而喜欢安静、一个人躺在床上,注视着天花板,一句话不说就一直躺着。

  我曾经会憔悴的走进了理发店,剪了一个短发,很短的那种寸头。

  你问我为什么剪这么短的发,我只能回答说“我需要重新开始”。

  那些过去的人和事就让他随风去了吧。孤独的人或许不要再等待远方归来的人,那些青涩就要被世俗淡化了,就让她在远方。

  后来,就不用管它有没有后来。记得与糟践的自己握手,逐渐与过去言和,一步步走出昏暗之地,只有自己能救自己。

  时间是个伟大的作者,你要把俗写的美好一点。给她和他写上一个美好的结局。就写他发誓不会再去扰乱那一湾静水,然后就这样打上许多省略号就到了结局。

  别演了,亲情的摧毁者,友情的塑料花,爱情的自欺者。

  再见了,割袍断义,江湖不见。

  再见了,心愿和努力都会结成岛屿。

声明

1.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或由网友投稿发布,本站只做归纳学习和分享;

2.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,如有关于文章内容,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;

关键词 :
相关资讯